加入玉山




 


  更多企業



 

王崇智博士憂心台灣淡出矽谷

回台推動台灣鏈接矽谷計畫

文:朱麗芝

王崇智永遠帶給人驚奇!他曾在全球五百大、矽谷著名網路公司網通(3Com)做到總裁職,擁有多項美國專利,又和大陸的華為公司成立「華為三康」(H3C)合資公司。這樣一位矽谷傑出華裔主管,除了專業的成就外,他也很熱心華裔社區,曾擔任美西玉山理事長、全球玉山理事長,他也是美國菩提學會會長,北加州交大校友會會長。他也是矽谷有名的漫畫家,多年來,以「矽谷阿標」為名,以幽默、犀利的漫畫來記錄他所觀察到的科技界大小事,常會令瞭解的人發出來自內心的微笑。近幾年他轉業生技業,並回學校在加拿大修得生技博士學位,目前成立生技公司,探索人類的長生不老術。

矽谷仍是全球創新創意的重鎮

台灣必須要與矽谷接軌

王崇智今年初受前國科會駐舊金山科技組組長楊啟航博士之邀,回來台灣參與科技部的「創新創業營」(From IP to IPO, 簡稱FITI)。矽谷天使集團(SVT Angles)的人馬,包括創投專家沙正治、鄭志凱、陳勁初、楊耀武、莊人川、邱俊邦、王崇智等位都被請回來在創新創業營擔任業師,指導台灣的創業團隊。這個矽谷天使集團成員大部份由美西玉山過去的理事長與理事們所組成。

科技部於今年初成立,王崇智立即拜訪了首任的張善政部長,憂心忡忡提到幾個台灣正在面對的危機。首先,王崇智提到過去在矽谷,美西玉山科技協會的力量很強,遠近皆知,這代表台灣在矽谷的影響力與知名度,當時他曾代表玉山去訪問以色列、印度、韓國、中國在當地的科技組織,均還是很小。當時有人譏諷矽谷將會成為「夕谷」,或說科技新貴充斥的矽谷會只是眾多科技亮點之一。但十幾年來,所有領先的科技仍是來自矽谷,矽谷仍是全球創新創意新科技的唯一重鎮。

王崇智分析,十年前在矽谷前廿家大公司中,大約有四分之一有從台灣來的高層主管,如李信麟、王寧國、沙正治、楊耀武、李本能、李建業、王崇智,在當地發揮了影響力,但現在在矽谷大公司高層中來自台灣的華人鳳毛麟角。另外,過去在矽谷,華人創業之風蓬勃興旺,王大壯、李心培、林建昌、陸宏亮、戴盛強、陳勁初、邱俊邦、陳丕宏、陳一之、李廣益、、,還有許多台灣大公司在矽谷紛紛成立據點等,所以才由舊金山科學組莊以德組長因勢利導,推動了玉山科技協會。但現在這些台灣優勢都稀微了、淡薄了,不成氣候了,這是很可惜的事,這就代表著過去十幾年來,台灣從矽谷的淡出。當其他國家在矽谷都擴大投資時,只有台灣慢慢的疏遠、撤退。

他指出,以色列,與矽谷是零距離。韓國是官方與民間一同在矽谷展示力度,三星一家公司在矽谷的經營就比台灣全國在矽谷經營的力度更大。印度TIE一直是很積極的科技組織,推動全球的印裔人士的創業與團結,現在已正式在矽谷買了一棟建築物,轉成為謀利團體,這代表印度在矽谷的力量。中國的華為和其他科技社團,在矽谷的投資遠遠超過台灣,雖然華為的產品在美國基本上是不能賣。最近一個月,日本就派了廿位創投到矽谷取經幾個月,深入的學習。這麼多的國家在矽谷投資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抓住矽谷的科技動向與脈動。

面對台灣在矽谷的這個景況,王崇智說他很憂心,他說:「台灣一直在講創新創業,卻在淡出矽谷,而且不知台灣在矽谷的勢力在五年內會消失。」六年前,時任行政院長的劉兆玄曾派特使到矽谷要成立一個基金,由政府的力量直接促成台灣與矽谷的連結,可惜他還沒做成就下台。「六年後,我們所面臨的危機是這些曾在矽谷引領風騷的這批人正在快速老化中,不出五年,台灣在矽谷的影響力消失一半以上。台灣在別的國家在矽谷積極投入、競爭激烈時,卻快要在矽谷被淘汰掉。」這是第一個危機。

其次,台灣淡出矽谷帶來的另外一個危機就是跟不上最新科技的腳步,台灣過去以製造效率與成本導向為主的商業模式雖然做的不錯,但過去十年台灣幾乎在所有創新科技上,永遠慢半拍,跟不上最新科技的動向與脈絡。策略性、長期性、系統性的新科技偵察(Technology Scouting) 是許多國家在矽谷不遺餘力投資的重點項目,透過矽谷VC的觸角以及大量延聘矽谷科技專才,別的國家在矽谷的積極投入,為的是第一時間能了解最新科技的動向與脈絡,並爭取關鍵技術。如何積極建立有效的、策略性的Technology Scouting是台灣當務之急。

接著第三個危機是破壞性的科技(Disruptive Technology)對台灣的影響。雖然並不是經常發生,但矽谷這個科技主流發展的地方,偶兒就會發生一、兩個破壞性的科技(Disruptive Technology),最近已有兩個對台灣可能有很大影響的這樣的科技發生了,台灣淡出矽谷居然不知。他們把這資訊帶來台灣,台灣先是只看到表面的技術,認為影響不大,再溝通後終於有危機感,但知如何反應也是個未知數,因為台灣並沒有對Disruptive Technology的反應機制。

第四個危機,他講到台灣的創新創業,大家都在講台灣有許多育成中心與加速器,但台灣在法規上像技術股等等的問題,創業環境實在不好,以及early stage的投資太低,也不太像「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在VC產業的發展,有必要雙向把台灣創新創業與矽谷主流接軌。「這是台灣必須要做的,大公司文化為主的日本,現在都送VC團隊到矽谷受訓,何況台灣?」王崇智說。

他把這些台灣所正在面對的科技界的危機告訴張善政部長,張部長也意識到這個危機,立即安排一個與經濟部、國發會的會議,並立刻開始一個國家政策級的計畫,由科技部主導,委託工研院辦理,叫做「重新鏈結矽谷創新創業可行性研究計畫」,有多位政府高層參與,這計畫將呈報給行政院、再呈報至總統府。

王崇智帶頭做這個計畫,他建議先做一個可行性分析,他認為自己雖然對於矽谷與國際接軌很熟,但對於台灣商業文化太不熟。所以計畫分兩頭進行,由王崇智擔任總策畫師,台灣這部份找到一向講求創新創業的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做召集人,成立推動委員會,並找到多位台灣知名重量級人士參與,包括工業局長吳明機、國發基金、電電公會、電腦公會、創投公會、中華開發金控、國研院等單位;美國矽谷這邊就有王崇智、陳勁初、楊耀武、莊人川、孔繁建、陳五福、沙正治、鄭志凱等位來協助。王崇智希望這個計畫在雙方的合作與努力下,讓台灣與矽谷再度鏈接,矽谷的最新科技能時刻傳遞回台灣,帶動台灣科技、經濟轉型。

IT金童跨界生技

並獲生技博士學位

王崇智是交大電信工程系畢業,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電機工程碩士,史丹福大學商業研究所企管進修班,加拿大Saskatchewan大學電機博士。他先是進入當年網路著名公司網康(3COM)擔任工程師,後來成為公司總裁。他因創立Mobile Product Division,研發Mobile網路卡,讓該部門成為全世界最大的Mobile information access products全球供應商,曾為3COM創造了十億元營業額的佳績。後來他於2000年創立了負責開發新產品的事業通信集團(Personal System Business),又順利研發出網路集電器3COM Network Jack,並得到Communication Convergence雜誌的2001及2002年度產品獎。

王崇智於2003年代表3COM到中國大陸,負責推動3COM與華為的合資公司「華為三康」(H3C),2006年12月,3COM獲取了100% H3C的所有權,H3C的銷售也成長了四倍,到2008年已超過十億美元。這時的王崇智忙的馬不停蹄,一個月也難得回到美國矽谷家中。「每天為工作到處旅行,別人可能覺得很羨慕,其實家裡的一張破床絕對勝過所有飛機的頭等艙。當別人打電話問你在那裡?你還得去旅館床頭找目錄,然後說:『我在印度的某某旅館』。」有一次打電話回家,六歲的兒子對他說:「爸爸下次來我家玩的時候幫我帶一個Video Game?」這話對他刺激很大,剛好H3C也高價賣掉,王崇智也辭了3COM的工作,回到矽谷。

令人驚奇的事還在後頭,王崇智想了想就轉業至生技產業,2008年在矽谷創業一個生技投資公司CareMax Capital,同時也兼任網路安全公司威播科技的董事長。為何轉生技呢?他說覺得投入很久的電腦與通訊,譬如做的最好的蘋果公司,每年推出一個很炫的產品,iPod、iPad、iPhone,iPhone又從1推到6,引起全球矚目,浪費全球資源放進他們公司的口袋,其實這些產品並不是生命必需品。「我犧牲個人的生活在全世界的跑、兒子差點叫我叔叔,這樣的日子結果是幫助浪費全球資源,不要過了。」他就想要轉行。矽谷的好處是自己想做什麼事?何時做?都永不嫌遲,所以他毫不猶疑的投向生技業,為了瞭解相關先進的生技資訊與技術,五十幾歲的他還跑去加拿大讀了個生物科技博士。

研究長生不老術

王崇智在矽谷看了許多生技的案子,發現研究的技術都不是他要追求的,他想要做一個對自己用的上的東西,就是專門研究對抗老化的技術,套一句中國老話,就是「長生不老」的東西,這東西秦始皇時代就在尋找了。他成立了Pergolas Medical Technology公司,一向守口如瓶,不多透露,但最近因為兩家公司也有同樣的研究目標,讓他覺得吾道不孤,他所想做的絕不是無中生有、胡思亂想,也敢洩露一二了。

第一家是去年九月由Google 成立的Calico公司,CEOArt Levinson說公司目標是"the challenge of staying youthful, healthy and disease-free for a longer time",把人的老化原因找到並解決問題。另外今年二月在加州又有一家公司Human Longevity成立,CEO Craig Venter是十多年前美國在人類DNA排序競爭的主角,2010製造了合成生物。這家公司是追隨Calico研究對抗老化而成立的,目前一年計畫做四萬人DNA 的Sequence,要建立人類最大的基因資料庫。

王崇智說目前生技發展快速,由於檢測技術、巨量資料、machine learning的發展,人類基因及健康有關的資料可以做精密分析,許多病因和治療可以從大資料中分析與比較出東西來,對未來的預測也愈來愈精準。現在「對症下藥」的醫療方式會變成「未症下藥」,在病症沒出來前就將病治好。他說,若是生技研究能做到使老年人沒有病症,雖然老化(Aging)問題沒有解決,無病就有可能將人的壽命延長到 120歲。這兩個實力雄厚的公司均是針對老化的問題做研究,也會有其他公司再加入,目前也有兩個候選的科技可以使人返老還童,再十至廿年,說不定

現在五十歲以下的人有機會可以看的到、並用的到這兩個技術,大大的延長生命,只是到時候不知又有什麼新的人類問題要解決了?

老狗仍然可以學習新把戲

王崇智有一個想法,若可能活到120歲,目前的學習方式顯然不太對,人家都說「老狗學不了新把戲!」大家認為若是出了學校就不容易有什麼長進。「這句話不一定對,我要證明。」他認為真正的學習是Neuroplasticity,是你的神經網路產生新的連結,進行人生第二波的學習曲線。為此,他做了三個實驗。第一用左手寫字如右手般的方便自如,可以嗎?王崇智真的用左手開始練習寫字,剛開始很痛苦,後來漸漸習慣,現在他可以用左手簽名及畫漫畫。漸漸,他發現身體有一些的變化,過去他是個不聽音樂的人,開車時要絕對安靜去想事情,但不知何時開始,他可以聽音樂了,且可以享受音樂了,可見左、右腦的聯繫比較多了。這符合文獻上所說的,「若是從小學音樂,左、右腦的連結較多。」他現在上KTV,也可以唱的很好聽,這真是過去不能想像的事,這樣的身體改變他可以感覺出來。所以他用左手寫字證明了Neuroplasticity在老狗腦裡是可以發生的。

第二是打坐。所謂打坐可以柔軟你的心,也就是腦中活化新的連結。有一個理論是左前額葉皮層比右前額葉皮層越活躍,人就越快樂!目前測出全球最快樂的人是分子遺傳學家也是西藏喇嘛的Matthieu Ricard,他極力推廣用打坐來改變大腦,提高人們的幸福感,就像舉重把肌肉練大,他說快樂是可以經由打坐訓練的。王崇智是一個長期打坐的人,這理論不知究竟有沒有?他認為“有”。但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如何打坐,大部分的人的生活型態也不適合打坐,又要下長期功夫才有效,「所以這點我很難去解釋、說服別人」,他說。

第三是在自己無法控制的環境堙A老狗也能學新把戲!王崇智一開始並未想要去唸博士,他註冊博士是想多讀相關的生技論文,進入一個學校對於看論文比較方便,且也比較便宜。他開始做實驗是向交大某教授表明自己是交大2003年傑出校友,借他的實驗室進行生物晶片科技研究,早上九點進去,晚上一點鐘出來,為做實驗忙到爆。他與在加拿大學校的指導教授討論時,王崇智說這樣很累,那教授說:「Gary,你要惜福,像你這樣的背景的人,如今還可以再回到實驗室來做研究的是很難得的,這是你特殊的福份。」

身為虔誠佛教徒的王崇智體味這話,也深感這是個來不易的福氣,他願給自己人生一個沉澱。就在教授的催促與鼓勵下,在台灣做好了實驗,回到加拿大的校園裡,乖乖做回學生,上課、寫論文,正式把博士學位拿下來。

但王崇智讓自己變成學生,重回學校,又是一個「老狗可以學新把戲」的證明。他把信用卡留在加州,只帶著現金到加拿大,在那裡不開車,走路上學,與人共用衛浴,完全回到當初窮留學生的光景。加拿大那個地方,冬天零下三十度,都是雪,冷的不得了。當慣了大老板、每天看無數的報表、有三位秘書協助張羅的他回到課堂,對老師講的每一句話都有意見,都想辯駁,對老師考試所出的題目有說不出的厭惡和反對,意見很多。他的第一次考試考的很糟,經過一個月的折磨,他放低了自己,被老師壓迫性的學習,不急燥,靜下心來,下了功夫他竟然又可以與年輕時一樣的學習起來,後來他的成績都是A。他發現自己又如當年般,成績超好。

他說,「人的可塑性真的很高,我的第二波的學習真的是很獨特的經驗。」比較起一般學生,他發現自己頭腦中有一個轉換機制(switch),可以回到High Level Executive的心態,又可以立刻低下頭來做學生。這其中也發生很多笑話,他寫論文時,覺得以自己經常寫email的經驗一定可以將論文寫好,但學術論文有許多規則,是他不知道的,所以開始寫論文時被教授修理的很慘,認為他寫的很爛。他出去外面請別人寫,人家拒絕說你這個科目太專門了,被退回來。後來王崇智找他在美國做教授的同學,那同學說王崇智你寫的很好,只把引言改一改吧!但論文交上去後還是被嫌很爛。不過王崇智論文口試是創記錄的短,由於是先做出實驗的,無論教授怎麼問,王崇智均對答如流,所以很順利過關。最好笑的是教授要求王崇智把那論文引言再修改一下,王崇智拿掉請教授同學所寫的,放上自己原先寫的引言,竟然順利過關,而且被教授團推薦去參加論文比賽。

所以王崇智以自己切身的實驗,證明任何人均可以進行人生第二波的學習曲線,「但第二波的改變不能衝動,必需經過深思熟慮才行。」他說。

貪生怕死俱樂部

除了第二波的學習,延長生命又有什麼新的人類問題要解決?王崇智說他ㄧ直想創一個「貪生怕死」俱樂部!「貪生怕死」其實是Tension Path英翻中的名子,Tension Path又是Tension Over Pathology(病)的簡稱。他說這個俱樂部有兩大宗旨,ㄧ是集合足夠人力、物力去確保台灣人在新ㄧ波的生物科技有參與權(Access Power),新ㄧ波的生物科技講的不是Globalization而是Personalization!若不及早參與,到時候有錢也不ㄧ定買得到所需科技,買得到也不ㄧ定合用!第二是鼓勵社會菁英對生命延長對人類、國家、社會、家庭在經濟、法律、倫理、道德上的影響、衝擊以及應對之道挺身而出,及早參與、準備。

王崇智永遠帶給人驚奇!■


台灣玉山科技協會

台北市復興南路 2 段 268 號 5 樓之 1   
電話:02-27387415     傳真:02-27386346     E-mailservices@mjtaiwan.org.tw

Copyright @ 台灣玉山科技協會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請勿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