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玉山




 


  更多企業



 

不斷轉身求變的王伯元先生

送自己兩份七十壽禮

中華民國一百年,也是台灣創投界大老王伯元先生的七十大壽,這是他邁入孔子所謂「從心所欲不逾矩」的人生階段,也是個人生涯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碑。為了紀念這個有意義的生日,他送給自己兩個大禮,一個是編製質感精美的「寒山寄旅」文集,另一個就是灌錄「唐山過客」台語專輯CD

 

講到「寒山寄旅」文集,王伯元說去年七十歲,本來是想熱熱鬧鬧辦個生日宴,但太太蘇怡說,只是吃喝一場沒什麼特別意義,不如做一個有別於傳統的事。所以他細心收集了過去家中、事業發展歷程中豐富的照片,媒體對他的訪問稿,他自己在報刊上發表的評論文章,以及朋友對他這個人的看法,再加上好友王必立的聯合報集團用心的編排與設計,完成一本內容豐富、印刷精美、擲地有聲的紀念文集,篇篇是令人感動的傑作,可以感受到王伯元待人處世的真誠寬宏以及他愛國、愛家、愛鄉的熱烈情懷。

「唐山過客」台語專集CD則收錄了他自己喜愛唱的台語歌曲,圓了他的一個歌手夢。王伯元於1989年從美國回來台灣創業,當時台語一句都不會說,好朋友麗嬰房董事長林泰生告訴他來台灣做生意要會三件事,第一是講台語,第二是打高爾夫球,第三則是打麻將。他就破斧沉舟,強迫自己學台語,而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學唱台語歌,目前他的台語可以溝通順暢,全要拜學台語歌之賜;他打高爾夫球若不要論成績,也可以上場,他曾參加朋友同好所組成的大蟲隊,打得熱鬧。至於麻將,他自認技術不錯,但卻贏少輸多,朋友都笑說是因為他思緒過多,不夠專心所致。

由於學唱台語歌多年,王伯元覺得自己的歌唱得頗有些韻味,所以把他喜愛的一些台語老歌,灌成兩張CD,共24首,均是台灣有代表性歌手的歌曲,包括「隨緣」、「空思戀」、「男兒漂泊的心情」、「春天哪會這呢寒」、「誰人甲我比」等。朋友們說王伯元的歌聲詮釋出淡淡Blues的味道,是他的特色。王伯元說出版這個「唐山過客」CD,是他的語言學習成績單,也展現他對台灣土地的一份深情厚愛。

「寒山寄旅」文集與「唐山過客」CD集這兩份寶貴的禮物,王伯元並不賣,乃是贈送海峽兩岸的各方好友。首刷已經快送光了,二刷正在準備中。許多朋友建議他開一個台語演唱會,他也正在考慮中,但還沒成形。「台語歌相當有味道,我唱的不會不如人,尤其外省人來唱更有味道。」王伯元對自己唱的歌很有信心,朋友們也都正在期待著他的演唱會。

許多人看了他的書,聽了他的歌,寫了許多感人的回信,對於他能這樣突破傳統的創意生日禮物,均覺得很有意義,王伯元也為此深感安慰,深受激勵。

有一位友人來信真誠的說:「拜讀大作,深深感受到吾兄愛國、愛民、愛鄉、愛土的情懷。吾兄學業、事業均大有成就,報國創業,登峰造極。吾兄更擁有極高的音樂才華,吟唱台語歌曲,展現出對這塊我們長大土地的深愛,真正令吾等背景相同、感受亦同的一輩,至感敬佩。深望台灣現在真正能走出紊亂,開始步入理性民主進程的坦途,從此能層樓更上,讓台灣成為我們中華子孫引以為榮的真正樂土。有志之士如吾兄者實在功不可滅。」

另一位友人來信亦說到自己的感動:「“寒山寄旅”拜讀之後,內心澎湃不已。不僅愛國心躍然紙上,在“我的履歷表”當中,呈現出深遠的眼光,充滿正義與智慧的建言,更是令人佩服!創投業中的巨擘當之無愧。」

早期優秀留學生典範

王伯元是1960年代赴美留學生又回國創業有成的優秀典範,是同輩中的佼佼者。他生在蘇州,六歲來台,長在台灣,讀的是一流的建國中學,又考入當年莘莘學子夢寐以求的台大物理系。1965年赴美國留學,取得著名的卡內基美隆大學物理學博士,後來進入全球頂尖企業IBM工作20 年,從研發工程師做起,歷任許多部門資深主管職,負責過半導體及封裝技術的研發與製造、微處理機、電腦周邊設備、通訊系統等業務開發,兩度被指派擔任總部資深顧問,負責亞太地區研究發展的策略規畫。

1980年初,王伯元正在美國IBM服務,受邀回台參加「國建會」及「近代工程技術研討會」,就與台灣科技界有密切互動,受到李國鼎先生感召,追隨李國鼎、孫運璿兩位領航人,為打造科技台灣而努力,曾與同窗好友徐大麟先生共同推薦IBM資深執行副總裁鮑伯•艾文斯擔任行政院科技顧問組的外籍顧問,並與李國鼎資政整合一群國外專家成立「資訊電子工業諮詢委員會」,號召所有委員每年二次回國開會,促成及制定台灣科技產業發展藍圖,特別對台灣的資訊業、電子業、半導體工業提供產業策略及技術諮詢,是台灣半導體產業的重要推手之一。1983年因看到台灣半導體發展的願景,推動成立了VLSI-TSA (VLSI Technology, Systems and Applications)國際性會議,並擔任首屆主席。VLSI-TSA到今年已有三十年,是台灣半導體界最重要的學術交流平台之一。

回憶當年,王伯元說,「李國鼎、孫運璿、趙耀東均是當時政府的菁英。對於科技、經濟發展,均有不可磨滅的貢獻,是我們所要懷念的。」他提醒後輩不忘先人貢獻與恩澤。

由於常常往返台灣與美國之間,對於台灣及亞洲未來的發展潛力深具信心,王伯元毅然辭卸美國IBM高薪高職,於1989年回台從事創投事業,從門外漢開始經由不斷的學習乃有今天的成就。

人生中三次轉型

王伯元說他一生有三次轉行,第一階段時,他是一個學純科學的人,學的是理論物理,但他畢業後在IBM工作,做的是工程方面,後來從工程方面又跳到管理,做策略規劃,這是第二階段。第三階段是他1989年回台後,轉做創投經營者,除了需有科技背景外,更多投入在金融業領域。不過他幽默的說:「我喜歡做與錢有關的事。」他以前在IBM時就曾向董事長表示他想管理IBM幾百億元的退休基金,讓董事長大吃一驚。

人生中每一次的轉型均很辛苦,遭遇很多困難。但如何在轉型中得到經驗是很值得的事,他強調“學習”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一個人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你肯學,許多人怕學,怕不成功,但只要進去了就可以慢慢學」。「學問、經驗只是幫助你,但在職訓練是一個重要的學習途徑、重要的學習方法。」「去做、去學就對了!」他說。他自己就是從不斷的學習中,成功的從純科學研究者轉型為工程師,從工程師轉型為公司管理人,再從管理人轉型為創投經營者。

怡和創投集團

王伯元於1990年在台灣成立怡和創投集團,管理不同的基金,做不同的投資,同時也做產業的顧問。由於他勤懇的學習、獨特的眼光及逐漸累積的專業經驗,再加上他的口才、旺盛的企圖心與待人的熱忱,他在創投業做得有聲有色。怡和一路走來,協助多家企業成功發展,培養多位經營管理人才,曾身為許多大案的推手,是台灣領銜的創投公司之一,後來從台灣本土走向國際,也是第一批進入中國大陸的台灣創投業一員。2001年在當時蘇州市委書記陳德銘先生的支持下,怡和創投協助蘇州工業園區成立了「中新創投」(CSVC),後更名為「蘇州創投」(SVG),二邊合作成立平行基金,並由怡和幫忙培育人才。月前SVG舉辦成立十週年慶祝大會,王伯元也應董事長林向紅的邀請參加,兩人亦師亦友的關係也成為美談。怡和創投至今已有 22年的歷史了,他們曾管理過十億美金的資金,投資大大小小260家公司,其中許多已在台灣、美國、日本、香港上市。

王伯元也做了兩屆七年的中華民國創投公會(TVCA)理事長,除積極擴大公會對業界服務的規模及範圍外,也多次邀請國外業者來台舉辦大型創投論壇,或率領創投業者走出國門,赴日本、大陸實地考察創投經營環境,並與亞洲各國的創投組織聯合創辦「亞洲創業投資聯盟」,推動亞太地區創投業的合作與交流,引領台灣的VC走向區域化,被譽為臺灣創投界教父級人物。

談到目前台灣的創投業,王伯元指出目前大環境不理想,1996年「戒急用忍」政策,限制台灣去大陸投資,開始了錯誤的第一步。從2000年到2012年,大陸是全球投資最熱的地方,但台灣企業受限於法令,無法去大陸投資,錯失在中國立足的先機。期間再受全球金融海嘯影響,經濟停滯,台灣的競爭力大幅滑落。就以金融服務業為例,相關法令極為保守,包括金融、銀行、保險、創投,過去都不能去大陸,現在雖然慢慢開放,但面對全世界各大銀行大幅攻陸瓜分市場,台灣卻僅能設辦事處,還有許多附加限制,局面可謂艱困。例如,大陸的中國工商銀行(ICBC)全球最大,在大陸就有萬家分行,台灣的金融服務業競爭起來困難度極高,他憂心的說。

創立中磊電子公司

王伯元與朋友於1992年成立中磊電子公司,專門研發製造無線網通設備,是亞洲第一家生產嵌入式網路服務器的公司,在兩岸均設有工廠。這是技術複雜的網路通訊產品,結合軟體、韌體及硬體,提供個人電腦區域網路,客戶遍及國際網路大廠。早期也曾經歷過一些風風雨雨,後來王伯元經女兒王樂怡推薦,說她在哈佛商學院的同學,當時在蘇州艾默生公司擔任總經理的王煒會是中磊最佳的總經理人才,而王煒也剛好是他台大及卡內基美隆大學的學弟,便以三顧茅廬的誠意,說動王煒回台擔任總經理。至此中磊如虎添翼,積極掌握產業發展趨勢,新產品一一推出,業績扶搖直上,於1999年正式在台櫃買中心掛牌上櫃,是台灣第一家產銷伺服器產品的上櫃公司,產品供不應求,多次獲天下雜誌選為「最佳經營績效百大企業」,營收突破一百億,再於2007年在台灣證交所掛牌上市,為兩岸三地三十大電信網路產業的30名。目前員工六千人,單工程師就五百人。中磊電子在蘇州工業園區所設的研發公司「中怡科技」由於創新與成效,2008年獲選為溫家寶總理視察蘇州科技園區的唯一公司。

去年中磊蘇州二廠舉辦落成啟用典禮,會中嘉賓雲集,包括兩岸重量級政要領導、工商業界貴賓、重要客戶以及技術合作夥伴等近兩百人到場致賀,媒體也大幅報導。今年中磊邁入第二十個年頭,在業績及營運方面都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除榮獲Femto Forum提名「家用微型基地台設計暨技術創新獎」,領先同業,穩居Femto Cell龍頭地位,更獲法人投資者青睞,獲選進入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MSCI)全球小型股指數成分股。種種表現,顯現中磊旺盛的企圖心以及精益求精的團隊力量。

去大陸做生意一定要深入與投入

筆者曾於2006年隨台灣玉山團訪問蘇州,王伯元先生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除了大力協助及安排玉山團員的參訪外,特邀請團員吃當地美食,介紹特色餐廳,聽蘇州說唱藝術「評彈」美聲,同時並聯絡蘇州黨政高層的高規格接待與款宴,當時印象深刻。

原來王伯元於1990年即去大陸踏古尋根,到處遊山玩水。表面看似和投資業務無關,但實際上透過到處遊覽,有助於他加深對中國市場的了解。同時藉由與當地深度交流,從各個層面包括政治、經濟、教育、歷史、地理、文化、藝術、人文、宗教、風土、民情等去熟悉週圍環境,徹底融入當地生活,日後投資將更加得心應手。王伯元去上海、江蘇訪察時,他就用上海話來演講,讓與會人士為之驚訝,也多了一份親切感,把他當自己人,事情推動起來就比較順利。「出外靠朋友,朋友多,路就順得多。」「所以去大陸做生意一定要深入與投入,要住在那裡,對當地人文、宗教、歷史、族群的性情要非常瞭解,徹底融入當地環境,才能事半功倍,若只是蜻蜓點水,兩邊跑來跑去是無法在當地紮根。」他說。

期待玉山科技協會成為台灣第七大

王伯元是台灣玉山科技協會多年理事,經常出錢出力,籌劃活動,無私的關懷及貢獻會務,不遺餘力。他今年也負責玉山的財務委員會,要為玉山的財務做長期的擘劃。

1985年王伯元在紐約工作時,就有感於有必要聯結起當地華人,成立一個科技協會,其後玉山科技協會於1990年在美西成立,他立刻加入為會員,其後回到台灣,也一直是美西玉山的會員。台灣玉山於2001年成立,在劉兆玄理事長的號召下,他義無反顧加入台灣玉山成為會員與理事。

後來他去大陸發展時,也有人向他提到在大陸成立玉山分會的事,但因時機敏感,只有暫緩。他覺得不論是玉山科技協會或華山科技協會,都是兩岸共同的舞台,發展這樣的組織,並非壞事;兩個山均可以溝通,增加兩岸交流,對大陸與台灣都好。

至於台灣玉山,他希望會員人數仍然可以大幅提升,透過各種策略,強而有力的爭取會員,他在理事會中呼籲理監事從自己做起,每人去爭取一些團體會員或是個人會員加入玉山科技協會。

他並期許玉山能成為繼工商協進會、全國工總、全國商總、中小企業協會、電電公會及工業協進會等六大之後,變成台灣的第七大工業團體。他認為「玉山是有特色的,可以代表科技界、學術界、研究界及海外華人科技界,目前這些領域還沒有代表性的團體。」

學貫古今,鼓勵人讀歷史

王伯元喜歡看歷史,博古通今的他經常信手捻來為朋友講個歷史典故。他篤信歷史會重演,認為應該將歷史的經驗做為借鏡。「所以一個人一定要對過去的歷史有深入瞭解,從中可以得到很多心得,避免再犯同樣的錯誤。」他舉例說有一位歷史上的名人,因為熟讀資治通鑑,並將之融匯貫通,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學老師,成為一代梟雄,改寫了中國的歷史,也建立自己的一番事功。「所以要以歷史做為我們的借鏡,好的要學習,壞的要警戒自己。現在很多人對於歷史並不瞭解,無法從中去吸取經驗,對於錯誤一犯、再犯,甚致失敗,這是很可惜的事。」所以他建議學校要加強歷史的教育,讓年輕人能從中獲得啟發。

憂國憂民針砭時事

產業界中的人多半忙著賺錢與競爭,但有悲天憫人情懷的王伯元是其中少數熱衷時事評論的人,在極忙碌中,他也不曾放棄對公共事務的關懷,經常在媒體發表對時事的評論與觀點,對於各項議題有許多獨到的見解。批判是要有勇氣的,真誠坦率的王伯元,就在口誅筆伐間流露出他對台灣政治、經濟、社會、兩岸關係、產業界的真心與期許,他也戲稱,對於台灣的現況及問題,常有焦慮及恨鐡不成鋼的感覺,透過紙筆來針砭,一方面提供自己經驗,另一方面也抒發情緒,不失為一個很好的心理自我治療方式。

身為一位資深創投人,他對台灣產業界的問題看得很透徹,也經常在各種會議場合向政府、向各界大聲疾呼。例如近來因為財政惡化的議題,加稅的聲音頻起。王伯元認為即使政府廣開稅收,但如果用錢的心態及原則不變,那麼國債的問題無法根本解決,台灣有可能成為另一個希臘。政府應該節流重於開源,同時身先士卒,師法企業,從精減成本、提升效率著手來平衡收支。這樣才能還給子孫一個無債的台灣。

面對四大產業前景蕭條,王伯元也提出個人看法,認為政府不需要管太多,只要提供企業一個良好的成長環境,他們自然能找到自己的出路,不需要政府步步下指導棋。而當企業遇到瓶頸時,政府就應審慎評估,如果是對台灣整體經濟是有好處且勢在必行的,那就應該大膽出手,帶頭向前衝。簡而言之,該管的要管,不該管的就不要管,這才是政府應該扮演的角色。

財經之外,他對教育問題也高度關切,例如近來十二年國教的爭議,就可見王伯元在報章投書,認為明星高中的存在是必要的,菁英教育不可費,世界各國無不積極發展中學的菁英教育,我們卻過分強調「均質教育」。事實上兩者是可並存的。政府應該要把社區學校的品質提升上去,讓每間學校都有吸引學子去就學的特色,而不是砍高就低,硬將明星高中一般化。

對於現在的年輕人,他也有許多憂心,他認為現在年輕人對所處的時代不清楚,沒有願景,對很多事情只看當前,沒有前瞻性,也沒有遠大的抱負。他鼓勵大家要多讀歷史、報刊、雜誌,要大量閱讀,也要多關心所處的時代。不要將視野局限在台灣,而要對世界局勢、兩岸關係多下功夫。

常跑海峽兩地的王伯元覺得大陸媒體比台灣媒體關心國際時事,從電視新聞就可看出端倪。台灣的媒體以本地新聞為主,往往一則社會新聞,就被鋪天蓋地、一窩鋒的報導,整天重覆地播出,卻不關心在同一時間內,地球村堥銗L成員的國際相關新聞,這是台灣的悲哀之處。他很喜歡讀一份香港出版的「亞洲週刊」,這是談整個亞洲發生的事情。「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只看到自己,同時自我感覺良好,又受不得批評。你提出問題想糾正,人家說你唱衰台灣。其實『好』,是我們最大的敵人,一旦滿足現況,就不容易再進步。所以一定要常常檢示自己、批評自己,這樣才能改進缺點,向上提升。」他諄諄勸告。

未來目標

有一位王伯元的朋友說如果生命是一場宴席,王伯元的人生就是一場盛宴。他有自己熱愛的工作、家人、朋友,閒暇時到處旅遊、品嚐美食,悠然自得。那麼70歲後的王伯元,將會帶給大家什麼樣的驚喜?他將是遊山玩水,瀟洒縱情,修心養性,頤養天年,含飴弄孫?或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再領風騷,再造風雲?他笑說一切正在規畫當中,尚未定案,大家且拭目以待吧!■


台灣玉山科技協會

台北市復興南路 2 段 268 號 5 樓之 1   
電話:02-27387415     傳真:02-27386346     E-mailservices@mjtaiwan.org.tw

Copyright @ 台灣玉山科技協會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請勿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