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玉山

 



 更多企業

菁英專訪

何小台博士帶領玉山走進校園

  推動青年菁英論壇培養未來領袖人才

文:林峻宇/朱麗芝整理

踏上生化工程之路

中原化工系畢業的何小台博士在堪薩斯州立大學(Kansas State University)唸碩士的時候,一方面為了爭取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獎學金,二方面正好遇上石油危機,所以跟著指導教授做石油方面的研究,試著看能不能用發酵的方法,讓石油產生更有附加價值的產品,因此一頭栽進生化工程的領域中當研究助理,開始做一些讓石油發酵、產生有用的微生物的試驗。

在當時,日本的發酵十分有名,不管是味精發酵或是製藥發酵,已經變成一門科學與藝術了,美國做這麼久還沒有日本累積出來的經驗跟成果,為了趕上進度,所以產生了一個叫生化工程的學科,徵召很多化工人才。為何找化工人才?因為藥廠裡面很多化工的設備,像發酵、蒸餾設備等等,跟石油公司差不多,由於製藥跟化工間關係匪淺,後來很多化工系學生就轉去做生化工程。在生物科技還沒興起之前,生化工程非常有用,很熱門,當時有工業微生物學、食品微生物學等等。

充滿熱情進入企業界

在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簡稱MIT)化工系攻讀博士期間,何小台受到指導教授王義翹博士(Daniel Wang)和系主任Dr. Raymond Baddour啟發,對創業、創投產生很大的興趣。Dr. Baddour做生物酶方面的研究,他前前後後創了12家公司,曾跟幾個創投朋友成立了AMGEN,今天是世界有名的生物科技公司。

由於父母親擔任吳鳳工專校長與老師,何小台受到家風影響,在拿到博士學位後第一份工作就是先到位在水牛城的紐約州立大學教書,年輕的他全力衝刺,除了教書帶學生,幾乎每個月有一篇報告產生。世界著名的尼加拉瓜大瀑布就在水牛城,許多朋友來此時,何小台就帶朋友去看瀑布,日子過得很愜意、很平靜、很快樂,在這裡,何小台與妻子迎來了第二個兒子,(大兒子是在MIT唸書時生的),一家四口,其樂融融。如今(2011)兩個兒子都研究所畢業,大兒子在波士頓的公司擔任資深主管,小兒子在舊金山做經濟分析師,均相當優秀。

美國教育制度是在擔任五、六年教職後會有一年的安息年。何小台就想趁這一年先去法國看一下生物科技界的狀況,後四個月在英國劍橋大學教書,第三個四個月在德國國立生技研究中心 (GBF)。卻沒想到他到歐洲時,大家都正在度假,語言也不通。因緣際會下,一位正在美國著名生化公司孟山都工作的朋友來電,請何小台去聖路易市一個新成立的公司負責科技開發。何小台在博士班時就受到 Ray Baddour教授啟迪,嚮往創業。此時,面對創業的大好機會,心中被喜樂所充滿,也沒與太太商量就答應了對方,全家離開靜謐的水牛城,搬到聖路易面對充滿挑戰的創業之途。為此事,他後來才知道對兩個孩子的傷害很大,因為剛進小學的孩子與朋友感情深厚,這可是活生生讓孩子與好朋友分開,讓他們傷心、失落了很久。

何小台對於進入企業界一直充滿興趣與期待,他在聖路易市這家新創公司兩年經歷了許多事情,最重要的就是深深領悟到一個公司要成功,領導團隊很重要,尤其CEO是靈魂人物,要有好的領導來帶動全公司士氣。兩年後,何小台失望離開,因為公司CEO 內部財務問題,何小台失望離開。因為這是他的朋友的專利所開發的公司,何小台力促他的朋友回來接管公司,該位朋友後來從孟山都提早退休來接手這公司,也難挽大廈之將傾,後來公司就結束了。「所以生物科技公司跟網路公司一樣,可能每天成立的公司跟倒掉的數量差不多。」何小台感嘆的說。

受邀回台服務生技業

在這之後,何小台與朋友在聖路易市開了幾家公司,稍微滿足了他的創業興趣。1989年,何小台全家回到唸博士的波士頓,在Charles River Labs負責管理研發製造。也是這一年,他碰到從台灣來訪波士頓的李國鼎先生,李國鼎邀他可以回台推動生技產業,何小台說抱歉,他因工作的緣故,只能趁聖誕節回台為臺灣生技業把脈。所以他就趁每年美國過新年,公司放假時,他就回到台灣參訪生技公司,寫報告並建言。當時,他將臺灣生技產業分四大塊:傳統製藥公司、生技公司、醫療器材公司、生技中心,依照這個分類寫報告,也因此他對台灣的生技公司有了認識,台灣的生技公司也知道了他。

1993年,他的父母從學界退休,何小台因負責公司的全球研發,常去日本、大陸,也順便回台看父母。交大校長鄧啟福經由科技顧問會議認識了何小台,就邀請他回來在交大成立生技研究所,他就向Charles River Labs辭職正式回台。回到台灣,何小台與幾位同仁成立交大生物科技研究所(今日是交大生物科技學院)。為何去交大?何小台說,「因為交大的創業精神好。」這裡有生技、有IC,他後來與胡定華及思源基金會在交大成立第一個生技創新育成中心。這是台灣第一個創新育成中心,有一批初創公司進駐,如今有多家公司已經股票上市。

之後1997年,何小台因為永豐餘公司做技術評估,被美國政府誤認為是一個商業間諜案子,雖然美國政府最後承認弄錯,且把案子整個撤銷掉,但折騰了兩年,何小台只能自認倒霉。在案子進行時,何小台因不能離開美國,反而受邀在MIT Sloan 商學院做客座教授兩年,做研究、教書,帶學生。至今,何小台感激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梭羅所長,在何小台官司纏身時仍然有勇氣邀請他擔任教職。另外,何小台也感激交大的鄧啟福校長與中央研究院的李遠哲院長為他做證,力挺他的清白。

1999年,何小台再度回台在交大一年多,由於受過李遠哲院長幫忙,後來於2001年到中央研究院擔任資深顧問,幫忙規畫成立生技育成中心、基因體研究中心等,及一些對外談判、合作方面的事情。兩年期滿,何小台又受駱錦明先生之邀去台灣工業銀行,管理一個有廿億基金的「波士頓生技創投公司」,擔任總經理,在前後三年間,他投資了十五、十六個公司。

接任台灣玉山秘書長

從台灣玉山2001年成立起,何小台一直是台灣玉山的個人會員,後來參選理事,曾當選為第三屆理事,當時的理事長是史欽泰、秘書長是張忠本。他記得有一次,史理事長與張秘書長就游說他要「捲起袖子做點事」,要他辦一個國際生技研討會。於是,何小台動員了他所有的生技界朋友,辦了一個十分成功的生技投資論壇,有三百多位學者專家與海內外有聲望的生技界人士參加,協助了產業與國際接軌,也為玉山募到一些錢。從此,「生技論壇」就被列為是台灣玉山的年度正式活動。後來秘書長張忠本表示自己的聚鼎公司太忙,要專心去經營聚鼎,何小台就接手了台灣玉山秘書長的工作。

辭別波士頓生技創投公司總經理職,擔任了台灣玉山全職秘書長,何小台全力規畫要把玉山幾個大活動做出來,一個是ICT電子產業,另一個是生技醫療,第三個是能源環保,第四個是文創產業。一年當中,四月份舉行生技投資論壇,包括生物科技與醫療器材,暑假舉行年會時,舉行ICT電子產業論壇,年底時舉行能源環保。論壇的形式是早上演講,談趨勢、科技、投資,下午就依產業類別,分室研討,請公司來做簡介,一個下午大概每個類別要請五家公司。一年除了這四大科技論壇外,平時每個月並有玉山小聚活動。「可惜後來,文創產業沒辦到」,他婉惜的說,因為2009年初規畫的,2009年底他就離職了。

「策畫一個活動是很花功夫的,當時的論壇,一次要請十幾個講員,一個一個的拜託與邀請。」擅常辦活動的何小台說。何小台對玉山並不陌生,他其實也是當年新英格蘭玉山及當地台商會的發起人。那是在1992年時在波士頓,他正在Charles River Labs工作時,他與黃炳缪等位與經濟部駐在當地的代表(林聖鐘,現經濟部政務次長)商量,一起去推動新英格蘭玉山。台灣玉山於2000年要發起時,他也曾經向當時正在國民黨智庫的劉兆玄說玉山是好的組織,應該引進台灣,成立台灣玉山。後來他做了台灣玉山理事與秘書長,延續他在波士頓的推動玉山的精神,捲起袖子,貢獻他的熱誠與人脈。

帶動臺灣玉山走入校園

何小台說:「當秘書長後,對一些會員公司的分析就會比較注意,發現有一些公司毫無預警就說要退出玉山會員,我們虛心檢討,發現有些公司在大陸事業越做越大,也沒什麼機會來參加玉山活動,對玉山沒有感情,所以一下子就要退出,說拔營就拔營,不像我們當年創辦了新英格蘭玉山,對玉山有深厚的感情,回來台灣後仍要延續與玉山的關係。」所以後來何小台就想,玉山一定要想辦法進入大學校園,讓年輕的學生們很早就認識玉山,這個關係越早建立,在心中發酵,久了,不管未來在世界的那個地方碰到玉山,有參與過,還是會有那個感情在。

於是時任秘書長的何小台就建議台大李嗣涔校長在玉山理事會提案,舉辦CTY(Center for Talented Youth)的活動,由秘書處去執行,第一屆CTY就這樣開始了!當時找了幾個產業的專家如生技製藥的林榮錦、文創方面的朱學恆等向年輕人演講,最後一天有創業競賽。第一屆就有150人參加,有很好的開始。

何小台早期是時代基金會明日創業領袖活動(YEF)的評審,過程中認識了很多優秀的學生,後來覺得YEF的實習生制度做的非常有系統,玉山也該有自己的一套,就找第一屆學員來秘書處擔任實習生,覺得第一屆CTY有需要加強或是改變的地方,那就由他們自己來辦第二屆的活動,希望透過辦一個活動,來學習完成專案、解決問題的能力,從規畫、分工、還有財務控管方面著手,久而久之就會知道企業如何管理。像CTY的活動,做久了,把品牌建立起來,大家都覺得參與的收穫良多,今年已是第六屆的舉辦了。小玉山於去年正名為「台灣青年玉山」,也是一個小社團,從第一屆迄今也五百多人了。

擔任政大IMBA執行長

何小台在玉山擔任秘書長時就受到政治大學校長與商學院院長之邀,在政大商學院授課一、二門,離開台灣玉山後,他不僅擔任政大全職教授,且受邀擔任政治大學IMBA(I代表International MBA)的執行長,更可以充份大展策畫之長才。政大有兩種MBA班,一種是EMBA班,多是有工作經驗而中年進修的本國人;另一種是 IMBA班,要求是三年工作經驗才能進入這個Program,上課全用英文,約三十多歲的青年人。一班有約60位同學,30位來自國內,另一半是國外的學生。政大IMBA與台灣玉山一樣,今年也是十周年,是全台灣第一個用英語教學的MBA Program,畢業生目前有五百位左右。現在台灣只有政大商學院有全球兩個最重要的認證:AACSBEQUIS,而在亞洲只有十八間商學院同時擁有這兩個認證。

何小台指出,IMBA是搭建了一個平台,讓不同文化、不同想法的國際學生在一起學習企業管理的課程,大家要做到又競爭、又合作。他們有兩個目標就是教授Doing Business in Asia,以及如何創業( Entrepreneurship)Doing Bu

菁英專訪

何小台博士帶領玉山走進校園

推動青年菁英論壇 培養未來領袖人才

文:林峻宇/朱麗芝整理

踏上生化工程之路

中原化工系畢業的何小台博士在堪薩斯州立大學(Kansas State University)唸碩士的時候,一方面為了爭取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獎學金,二方面正好遇上石油危機,所以跟著指導教授做石油方面的研究,試著看能不能用發酵的方法,讓石油產生更有附加價值的產品,因此一頭栽進生化工程的領域中當研究助理,開始做一些讓石油發酵、產生有用的微生物的試驗。

在當時,日本的發酵十分有名,不管是味精發酵或是製藥發酵,已經變成一門科學與藝術了,美國做這麼久還沒有日本累積出來的經驗跟成果,為了趕上進度,所以產生了一個叫生化工程的學科,徵召很多化工人才。為何找化工人才?因為藥廠裡面很多化工的設備,像發酵、蒸餾設備等等,跟石油公司差不多,由於製藥跟化工間關係匪淺,後來很多化工系學生就轉去做生化工程。在生物科技還沒興起之前,生化工程非常有用,很熱門,當時有工業微生物學、食品微生物學等等。

充滿熱情進入企業界

在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簡稱MIT)化工系攻讀博士期間,何小台受到指導教授王義翹博士(Daniel Wang)和系主任Dr. Raymond Baddour啟發,對創業、創投產生很大的興趣。Dr. Baddour做生物酶方面的研究,他前前後後創了12家公司,曾跟幾個創投朋友成立了AMGEN,今天是世界有名的生物科技公司。

由於父母親擔任吳鳳工專校長與老師,何小台受到家風影響,在拿到博士學位後第一份工作就是先到位在水牛城的紐約州立大學教書,年輕的他全力衝刺,除了教書帶學生,幾乎每個月有一篇報告產生。世界著名的尼加拉瓜大瀑布就在水牛城,許多朋友來此時,何小台就帶朋友去看瀑布,日子過得很愜意、很平靜、很快樂,在這裡,何小台與妻子迎來了第二個兒子,(大兒子是在MIT唸書時生的),一家四口,其樂融融。如今(2011年)兩個兒子都研究所畢業,大兒子在波士頓的公司擔任資深主管,小兒子在舊金山做經濟分析師,均相當優秀。

美國教育制度是在擔任五、六年教職後會有一年的安息年。何小台就想趁這一年先去法國看一下生物科技界的狀況,後四個月在英國劍橋大學教書,第三個四個月在德國國立生技研究中心 (GBF)。卻沒想到他到歐洲時,大家都正在度假,語言也不通。因緣際會下,一位正在美國著名生化公司孟山都工作的朋友來電,請何小台去聖路易市一個新成立的公司負責科技開發。何小台在博士班時就受到 Ray Baddour教授啟迪,嚮往創業。此時,面對創業的大好機會,心中被喜樂所充滿,也沒與太太商量就答應了對方,全家離開靜謐的水牛城,搬到聖路易面對充滿挑戰的創業之途。為此事,他後來才知道對兩個孩子的傷害很大,因為剛進小學的孩子與朋友感情深厚,這可是活生生讓孩子與好朋友分開,讓他們傷心、失落了很久。

何小台對於進入企業界一直充滿興趣與期待,他在聖路易市這家新創公司兩年經歷了許多事情,最重要的就是深深領悟到一個公司要成功,領導團隊很重要,尤其CEO是靈魂人物,要有好的領導來帶動全公司士氣。兩年後,何小台失望離開,因為公司CEO 內部財務問題,何小台失望離開。因為這是他的朋友的專利所開發的公司,何小台力促他的朋友回來接管公司,該位朋友後來從孟山都提早退休來接手這公司,也難挽大廈之將傾,後來公司就結束了。「所以生物科技公司跟網路公司一樣,可能每天成立的公司跟倒掉的數量差不多。」何小台感嘆的說。

受邀回台服務生技業

在這之後,何小台與朋友在聖路易市開了幾家公司,稍微滿足了他的創業興趣。1989年,何小台全家回到唸博士的波士頓,在Charles River Labs負責管理研發製造。也是這一年,他碰到從台灣來訪波士頓的李國鼎先生,李國鼎邀他可以回台推動生技產業,何小台說抱歉,他因工作的緣故,只能趁聖誕節回台為臺灣生技業把脈。所以他就趁每年美國過新年,公司放假時,他就回到台灣參訪生技公司,寫報告並建言。當時,他將臺灣生技產業分四大塊:傳統製藥公司、生技公司、醫療器材公司、生技中心,依照這個分類寫報告,也因此他對台灣的生技公司有了認識,台灣的生技公司也知道了他。

1993年,他的父母從學界退休,何小台因負責公司的全球研發,常去日本、大陸,也順便回台看父母。交大校長鄧啟福經由科技顧問會議認識了何小台,就邀請他回來在交大成立生技研究所,他就向Charles River Labs辭職正式回台。回到台灣,何小台與幾位同仁成立交大生物科技研究所(今日是交大生物科技學院)。為何去交大?何小台說,「因為交大的創業精神好。」這裡有生技、有IC,他後來與胡定華及思源基金會在交大成立第一個生技創新育成中心。這是台灣第一個創新育成中心,有一批初創公司進駐,如今有多家公司已經股票上市。

之後1997年,何小台因為永豐餘公司做技術評估,被美國政府誤認為是一個商業間諜案子,雖然美國政府最後承認弄錯,且把案子整個撤銷掉,但折騰了兩年,何小台只能自認倒霉。在案子進行時,何小台因不能離開美國,反而受邀在MIT的 Sloan 商學院做客座教授兩年,做研究、教書,帶學生。至今,何小台感激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梭羅所長,在何小台官司纏身時仍然有勇氣邀請他擔任教職。另外,何小台也感激交大的鄧啟福校長與中央研究院的李遠哲院長為他做證,力挺他的清白。

1999年,何小台再度回台在交大一年多,由於受過李遠哲院長幫忙,後來於2001年到中央研究院擔任資深顧問,幫忙規畫成立生技育成中心、基因體研究中心等,及一些對外談判、合作方面的事情。兩年期滿,何小台又受駱錦明先生之邀去台灣工業銀行,管理一個有廿億基金的「波士頓生技創投公司」,擔任總經理,在前後三年間,他投資了十五、十六個公司。

接任台灣玉山秘書長

從台灣玉山2001年成立起,何小台一直是台灣玉山的個人會員,後來參選理事,曾當選為第三屆理事,當時的理事長是史欽泰、秘書長是張忠本。他記得有一次,史理事長與張秘書長就游說他要「捲起袖子做點事」,要他辦一個國際生技研討會。於是,何小台動員了他所有的生技界朋友,辦了一個十分成功的生技投資論壇,有三百多位學者專家與海內外有聲望的生技界人士參加,協助了產業與國際接軌,也為玉山募到一些錢。從此,「生技論壇」就被列為是台灣玉山的年度正式活動。後來秘書長張忠本表示自己的聚鼎公司太忙,要專心去經營聚鼎,何小台就接手了台灣玉山秘書長的工作。

辭別波士頓生技創投公司總經理職,擔任了台灣玉山全職秘書長,何小台全力規畫要把玉山幾個大活動做出來,一個是ICT電子產業,另一個是生技醫療,第三個是能源環保,第四個是文創產業。一年當中,四月份舉行生技投資論壇,包括生物科技與醫療器材,暑假舉行年會時,舉行ICT電子產業論壇,年底時舉行能源環保。論壇的形式是早上演講,談趨勢、科技、投資,下午就依產業類別,分室研討,請公司來做簡介,一個下午大概每個類別要請五家公司。一年除了這四大科技論壇外,平時每個月並有玉山小聚活動。「可惜後來,文創產業沒辦到」,他婉惜的說,因為2009年初規畫的,2009年底他就離職了。

「策畫一個活動是很花功夫的,當時的論壇,一次要請十幾個講員,一個一個的拜託與邀請。」擅常辦活動的何小台說。何小台對玉山並不陌生,他其實也是當年新英格蘭玉山及當地台商會的發起人。那是在1992年時在波士頓,他正在Charles River Labs工作時,他與黃炳缪等位與經濟部駐在當地的代表(林聖鐘,現經濟部政務次長)商量,一起去推動新英格蘭玉山。台灣玉山於2000年要發起時,他也曾經向當時正在國民黨智庫的劉兆玄說玉山是好的組織,應該引進台灣,成立台灣玉山。後來他做了台灣玉山理事與秘書長,延續他在波士頓的推動玉山的精神,捲起袖子,貢獻他的熱誠與人脈。

帶動臺灣玉山走入校園

何小台說:「當秘書長後,對一些會員公司的分析就會比較注意,發現有一些公司毫無預警就說要退出玉山會員,我們虛心檢討,發現有些公司在大陸事業越做越大,也沒什麼機會來參加玉山活動,對玉山沒有感情,所以一下子就要退出,說拔營就拔營,不像我們當年創辦了新英格蘭玉山,對玉山有深厚的感情,回來台灣後仍要延續與玉山的關係。」所以後來何小台就想,玉山一定要想辦法進入大學校園,讓年輕的學生們很早就認識玉山,這個關係越早建立,在心中發酵,久了,不管未來在世界的那個地方碰到玉山,有參與過,還是會有那個感情在。

於是時任秘書長的何小台就建議台大李嗣涔校長在玉山理事會提案,舉辦CTY(Center for Talented Youth)的活動,由秘書處去執行,第一屆CTY就這樣開始了!當時找了幾個產業的專家如生技製藥的林榮錦、文創方面的朱學恆等向年輕人演講,最後一天有創業競賽。第一屆就有150人參加,有很好的開始。

何小台早期是時代基金會明日創業領袖活動(YEF)的評審,過程中認識了很多優秀的學生,後來覺得YEF的實習生制度做的非常有系統,玉山也該有自己的一套,就找第一屆學員來秘書處擔任實習生,覺得第一屆CTY有需要加強或是改變的地方,那就由他們自己來辦第二屆的活動,希望透過辦一個活動,來學習完成專案、解決問題的能力,從規畫、分工、還有財務控管方面著手,久而久之就會知道企業如何管理。像CTY的活動,做久了,把品牌建立起來,大家都覺得參與的收穫良多,今年已是第六屆的舉辦了。小玉山於去年正名為「台灣青年玉山」,也是一個小社團,從第一屆迄今也五百多人了。

擔任政大IMBA執行長

何小台在玉山擔任秘書長時就受到政治大學校長與商學院院長之邀,在政大商學院授課一、二門,離開台灣玉山後,他不僅擔任政大全職教授,且受邀擔任政治大學IMBA(I代表International MBA)的執行長,更可以充份大展策畫之長才。政大有兩種MBA班,一種是EMBA班,多是有工作經驗而中年進修的本國人;另一種是 IMBA班,要求是三年工作經驗才能進入這個Program,上課全用英文,約三十多歲的青年人。一班有約60位同學,30位來自國內,另一半是國外的學生。政大IMBA與台灣玉山一樣,今年也是十周年,是全台灣第一個用英語教學的MBA Program,畢業生目前有五百位左右。現在台灣只有政大商學院有全球兩個最重要的認證:AACSB跟EQUIS,而在亞洲只有十八間商學院同時擁有這兩個認證。

何小台指出,IMBA是搭建了一個平台,讓不同文化、不同想法的國際學生在一起學習企業管理的課程,大家要做到又競爭、又合作。他們有兩個目標就是教授Doing Business in Asia,以及如何創業( Entrepreneurship)。Doing Business in Asia的相關課程包括孔夫子哲學與領導、台灣中小企業現況、企業經營的跨文化策略。在校期間兩年,必須修完42個學分及繳交一個論文,才可以拿到碩士學位。另由於政大商學院與全球有八十多個姐妹商學院,所以目前又有180多位外國學生均是透過這種International Exchange Program的方式來的。

何小台開的課就是創業投資與創業領導,他是少數有創業經驗又有創投經驗的老師。該Program有業界的老師三分之一,另有三分之一的老師是來自國內外各名校畢業的專家教授。全部老師的三分之一均得過教學特優獎。

為玉山十週年的勉勵

何小台說,玉山可以在非常多的領域發揮影響力,過去在教育領域的影響力弱一點,他希可以透過玉山科技協會的走入校園,訓練一些未來的領導人才。「任何組織,人才最重要,一個Program由誰設計、規劃、領導與執行,均是很重要的,玉山若把這塊做好了,就是玉山最大的支柱。」他建議玉山可以開一些教育訓練的課程,邀請如苗豐強董事長講講當初如何把神通做起來、李嗣涔校長講講台大治校理念、劉兆玄院長講講全球知識經濟體,這些對年輕人均是很有啟發的。以前李國鼎基金會與玉山有合辦「玉山傑出講座」,非常好,應繼續進行,他建議。

何小台說2008年哈佛大學商學院為慶祝百週年,為「未來的管理教育何去何從」做了一個研究,最後得到結論,就是過去50至100年,管理的教育進步很多,專業知識的研究(Domain Knowledge)做的很成功,但教育中有兩塊很差,就是人格特質的發展及解決問題的技巧,如時間的管理、談判的技巧、協調的能力等,均有待加強。所以何小台在IMBA班,開了一堂課,就是以確實的案例,教導大家解決問題。

何小台說玉山應多培養小玉山人成為未來世代的領導人,應在建立他們人格特質方面多做一些。玉山人才濟濟,導師很多,每位理事、會員均是各方企業的領袖與主管,有很多很好的故事可來探討,只要每人挪出一點點時間就可以推動這事。

由於CTY是何小台一手推動起來,他對小玉山的成長有很大的期許,他認為不單是由大專院校學生來組成小玉山,也需要有一批已經畢業正在工作的社會新鮮人有熱忱來做。領導人要有號召天下的能力與魅力,能跨越年齡的分界,能聆聽各樣的聲音而能做出最好的決定者。他說,小玉山應是台灣玉山很重要的一塊,小玉山應有定期活動,有好的講師來為他們做教育訓練的活動。從參與活動中,會發現有領導特質又有熱心的人,讓他來發揮影響力,來動員年輕人。¡

siness in Asia的相關課程包括孔夫子哲學與領導、台灣中小企業現況、企業經營的跨文化策略。在校期間兩年,必須修完42個學分及繳交一個論文,才可以拿到碩士學位。另由於政大商學院與全球有八十多個姐妹商學院,所以目前又有180多位外國學生均是透過這種International Exchange Program的方式來的。

何小台開的課就是創業投資與創業領導,他是少數有創業經驗又有創投經驗的老師。該Program有業界的老師三分之一,另有三分之一的老師是來自國內外各名校畢業的專家教授。全部老師的三分之一均得過教學特優獎。

為玉山十週年的勉勵

何小台說,玉山可以在非常多的領域發揮影響力,過去在教育領域的影響力弱一點,他希可以透過玉山科技協會的走入校園,訓練一些未來的領導人才。「任何組織,人才最重要,一個Program由誰設計、規劃、領導與執行,均是很重要的,玉山若把這塊做好了,就是玉山最大的支柱。」他建議玉山可以開一些教育訓練的課程,邀請如苗豐強董事長講講當初如何把神通做起來、李嗣涔校長講講台大治校理念、劉兆玄院長講講全球知識經濟體,這些對年輕人均是很有啟發的。以前李國鼎基金會與玉山有合辦「玉山傑出講座」,非常好,應繼續進行,他建議。

何小台說2008年哈佛大學商學院為慶祝百週年,為「未來的管理教育何去何從」做了一個研究,最後得到結論,就是過去50100年,管理的教育進步很多,專業知識的研究(Domain Knowledge)做的很成功,但教育中有兩塊很差,就是人格特質的發展及解決問題的技巧,如時間的管理、談判的技巧、協調的能力等,均有待加強。所以何小台在IMBA班,開了一堂課,就是以確實的案例,教導大家解決問題。

何小台說玉山應多培養小玉山人成為未來世代的領導人,應在建立他們人格特質方面多做一些。玉山人才濟濟,導師很多,每位理事、會員均是各方企業的領袖與主管,有很多很好的故事可來探討,只要每人挪出一點點時間就可以推動這事。

由於CTY是何小台一手推動起來,他對小玉山的成長有很大的期許,他認為不單是由大專院校學生來組成小玉山,也需要有一批已經畢業正在工作的社會新鮮人有熱忱來做。領導人要有號召天下的能力與魅力,能跨越年齡的分界,能聆聽各樣的聲音而能做出最好的決定者。他說,小玉山應是台灣玉山很重要的一塊,小玉山應有定期活動,有好的講師來為他們做教育訓練的活動。從參與活動中,會發現有領導特質又有熱心的人,讓他來發揮影響力,來動員年輕人。¡


台灣玉山科技協會
台北市復興南路 2 段 268 號 5 樓之 1 電話:02-27387415 傳真:02-27386346
E-mail:
services@mjtaiwan.org.tw

 

系統維護:御品科技